巨鹿县医养结合的实践

2020-06-12 19:29

但是,陈大妈不是住院病人,她住的是该医院医养结合中心,也就是该医院创办的养老院。这是巨鹿县探索的另一种医养一体化模式,“公办医院+养老院”。

在巨鹿,还有一种医养一体化模式,就是“门诊+养老院”。卫生室与养老院合建,或者门诊与养老院签约合作。

医疗、养老,分属卫生、民政两个部门管理,巨鹿县为什么要推广医养一体化呢?

村里原来就有养老院,离卫生室远,赵自福觉得住养老院看病还不如住家里方便,说啥也不住养老院。

这些退休工人有养老金,能支付住养老院的费用,但看病时需要到其他医院去。

记者在《巨鹿县“医养一体、两院融合”机构养老试行办法》里看到,“在新建的养老机构中要有医疗设施、功能,在新建的符合规划的医疗机构中要有养老设施、功能,形成“养中有医、医中可养”的一体化养老医疗机构。”

其实,在邢台巨鹿县,近几年已经开始探索医养结合之路,摸索着推行“两院融合、医养一体”养老模式。那么,这种医养一体模式到底效果如何?日前,记者到巨鹿县进行了探访。

老人在敬老院养老,在医院看病,看着合乎情理。其实,对于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来说,颇受颠簸之苦,还有突发疾病时的性命之虞。

“希望能有好的办法,解决这一难题。”刘绍军说,只要能解决这一难题,他的菘乐养老院百十张床估计要满员了。

老年生活在哪里安放,是每一个人所关心的。巨鹿县小张庄村刘彦文老人,也不例外。

“养老院纳入新农合范畴,等于在养老院看病也能报销了,来的老人自然就多了。”李孟彩说。

“养老院纳入新农合范畴,但没纳入职工医保范畴。”李孟彩说,希望更高层面能研究解决这一问题,让更多老人能够自主选择养老之所,也让医养一体化走得更远。

目前,全县已有80多家养老院和医疗机构提交了“两院融合、医养一体”试点申请。其中20多家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已实现医养一体。

对于原有的医疗结构和养老机构,该县鼓励医疗机构参与养老事业,县里出台办法把医疗机构增设的符合条件的养老院纳入了新农保、新农合的实施范畴。

11月20日,国务院办公厅转发《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支持养老机构开展医疗服务,鼓励执业医师到养老机构设置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,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医养结合机构。

11月20日,国务院办公厅转发《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支持养老机构开展医疗服务,鼓励执业医师到养老机构设置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,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医养结合机构。

该另一个孩子管了,要接回家去,老人说什么也不走。“哪儿也不去,就住这里了。”

老人腿不能动,在床上躺了30年,很少洗澡,没过过生日。今年大儿子将他送到了医养中心,医护人员给老人洗澡,老人感动得流下泪。等他生日,医护人员带来了蛋糕,四五十位老人一起给他过生日,老人再次流下泪。

“现在农村养老院平均入住率比以前增加20%以上,医疗机构平均经营收益也增加30%以上,实现了医养资源的高效利用。”该县一位相关负责人说,该县今后计划每年建成一批“医养一体、两院融合”模式的养老机构。

刘彦文前两年患上心脏病,在村旁的健民医院住院治疗。病快好了,该出院了,老人却不想走了。“我是五保户,家里没人照顾。”

原邢台市制革厂退休工人79岁的陈同忠老人,去年10月和老伴入住巨鹿县健民养老院。李孟彩介绍,像他这样退休工人有十几位。

村里改建卫生室时,采取了养老院和村卫生室结合的方式,解决了老人既能养老又能就近看病的难题。“现在新的养老院既能养老又能看病,我立马就搬来了。”赵自福说。

“开始有一两个病人在我们医院常住着不走,后来越来越多。都是五保户,或者子女在外上班,在家得不到照顾的老人。”医院负责人李孟彩说,当时她觉得,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医院里再办个养老院。

“管理不归同一个部门,但民生保障不能分割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推广医养一体化,就是让老人生活质量、医疗保障同时提升。

住在巨鹿县医院16楼的陈大妈,按下了呼叫铃。从铃声响起,到医生赶到床位前,用了不到三分钟。抢救了半个小时,老人转危为安。

在小吕寨镇大韩寨村菘乐养老院内,一栋崭新的二层小楼为村卫生室,后面3排或新或旧的平房为养老住宅。赵自福是村里的五保户,就住在这里。

健民医院是民办医院,自主性相对较强。2010年,挨着医院,李孟彩建了健民养老院。这促成了该县“民办医院+养老院”的医养一体化模式。

巨鹿县民政部门两年前做过一次农村养老状况的调查。全县农村人口36万人,60岁以上老人为54182人,有进入养老机构意愿的有7000多人。这些老人大多在70岁以上,常有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心脑血管等疾病,非常需要专业及时的医疗护理服务。

“这里20多位老人,一半身体有病,守着医生,方便看病。”菘乐养老院负责人刘绍军说,有一次,小吕寨的一位老人突然晕倒,医生就在身旁,诊断是脑梗塞,马上开车送往县医院,十几分钟就送进了病房。

推行“两院融合、医养一体”养老模式,如何才能打破壁垒,把这些医养资源整合利用好呢?

记者采访中注意到,尽管巨鹿县已经出台了鼓励一体化的办法,实施了一些破解体制障碍的举措,但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。

“但农村养老院大多规模小、经费紧缺,哪请得起专业护理人员啊?”县民政局一位负责人说,该县共建成146所农村养老院,很多养老院的入住率还不到50%。调查结果显示,医疗服务水平低,也是导致农村养老院入住率偏低的重要原因。

“老人想吃什么,有菜谱,点餐。有棋牌室、活动室。上午护士带着做操,晚上看戏。”医养结合中心主任田月芬说。

医院、养老院在一起,方便了老人看病。“每天量体温、测血压、测血糖。”72岁的老人常棉芹说,在这儿住一日三餐不用操心,得了病随时有医生给看。

医养结合,是总理的殷殷期许,也是基层人员的翘首企盼。 记者 麻国栋

每天量体温、测血压,医生早上挨个查房,急症按呼叫铃医生马上到。生活比医院要好,医疗比养老院好。

据悉,巨鹿县医养结合的实践,已经引起了省民政部门的关注。省民政厅厅长办公会决定,将由省民政厅会同省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研组,深入到广平县、巨鹿县等地,开展调查研究,就建立公益、商业、政府扶持相融合的医养结合养老模式,尽快研究提出切合河北实际的政策措施和意见建议。

“我就住这里,挺好。住到死,哪儿也不去了。”在村旁健民养老院的院子里,轻摇着健身器材太空漫步机,眯着眼看许久不见的太阳,刘彦文很知足。

“病人家属还没到,老人已经在县医院用上了药。”刘绍军说,现在老人一点儿后遗症也没有,还住在菘乐养老院。

刘绍军也提出,一些老人达不到住院治疗标准,没必要到卫生院或者县医院去,但是,又常年吃药,门诊用药在几百元甚至几千元。但农村卫生室门诊报销费用仅仅几十元,老人就不愿意在门诊拿药,不得已还要跑出去买药。

11月17日,李克强在给邯郸广平村医刘贵芳的回信中写到,“老有所医、老有所养关系千家万户,牵动着全社会的心。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结合,为群众提供住得起、住得好的养老院,是建设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。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这项事业,符合国情,前景广阔。”